《格萨尔》和藏族当代文学1


时间:2017年3月4日  |   作者:耿予方   |   来源:《格萨尔研究集刊》  |   阅读:4571  |   评论:0

   举世闻名的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于1983年被定为文学学科的国家重点科研项目之一,其意义是多方面的。除了说明我们国家高度重视少数民族文化遗产、大力宣传少数民族文学名著,为中国文坛世界文坛、增添一朵独具高原特色、反映高原中世纪社会生活文学之花,让全国各族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看到《格萨尔》真实全貌,共同欣赏这笔人类罕见的精神财富之外,还有一层更值得重视的现实意义,那就是这一杰作所提供的丰富创作经验和成功的写作技巧,所取得的巨大艺术效果和产生的深远社会影响,一定会打开藏族当代作家的思路,使他们不能不进行认真地思考和积极地探索:勤劳勇敢聪明智慧的藏族人民的祖先,不仅以创业和开拓精神在世界屋脊上发展了牧业、农业、手工业和交通运输,绿化了荒山野坡,统一了各部族各集团,建立了军队和政权,保卫和建设了祖国的西南和西北边疆,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化,而且在这些丰厚社会生活的基础上,写下了像《格萨尔》这样一部跨越民族、跨越国家的伟大文学作品,树起了一座文学丰碑!那么,藏族人民既然在几百年前能够挥动惊人的如椽之笔写出轰动世界的传世之作,为什么在青藏高原天翻地覆慨而慷的社会主义新时期不可以再创作几部有分量、有价值的文学巨著?可以肯定,具有雄心壮志和文学才华的藏族作家,都有强烈的历史责任感,都会珍惜《格萨尔》的特殊荣誉和优良传统,下定决心向着更高的目标展翅飞翔!

    我们知道,在藏族文学创作的历史长河中,凡是成功之作一问世,都是不胫而走、不翼而飞,迅速传开,很自然成为许多人学习的榜样,陆续涌现一系列同类型的作品。很明显,一个文学新品种如果突然出现在文苑,而且受到广大读者的赞赏
它就必然具有开拓的功能。在它的影响下所产生的文学作品,一方面,可以看出是一脉相承,有某些相似之点,另一方面,也必然有自己的新东西,包括新的思想内容、新的语言艺术、新的文学风格,等等,从而构成这一文学体裁的丰富多彩,繁荣兴旺。这就是说,首创篇和它姊妹篇,既不是重复,也不是改头换面,而是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作用,各有各的地位,这是文学发展的一个必然规律。例如,《米拉日巴道歌》名贯全藏之后,道歌便成为宗教宣传家的一个重要武器,纷纷以道歌形式宣传本教派的主张,影响较大的著作即有宗喀巴道歌、达拉纳塔道歌、朱巴滚来道歌、七世达赖格桑嘉措道歌、贡唐丹白准美道歌、土官洛桑曲吉尼玛道歌等等。又如,萨班•贡噶坚赞的《萨迦格言》从十三世纪广为流传之后,格言诗的创作也就在藏族学者中蔚然成风,陆续出现《格丹格言》、《水树格言》、《国王修身论》、《天空格言》、《铁的格言》、《火的格言》、《风的格言》等等。上述文学现象,充分证明,作家队伍就像有纪律的大雁一样,只要带头的雁王飞在前面,其他的雁就会紧紧跟上,文学作品就像试种的新花一样,只要第一朵花开放了,其他的花也会争相怒放。


《格萨尔》是民间文学,它和道歌、格言诗等作家文学的发展道路有所不同。《格萨尔》成为今天上百卷、上百万诗行的宏伟规模,至少经历了几百年的创作历程,至少有几百名主要作者,长期以来一直保存在说唱艺人的头脑里,流传于广大藏族人民当中,只有一部分著名篇目有手抄本,只有少数几卷有木刻版,绝大部分还没有固定的本子,即便有了固定本子的名篇,也没有就此止步,仍有艺人在继续创造和丰富。至今没有一个藏族地区流传全部的《格萨尔》,当然更没有一个艺人能说唱全部的《格萨尔》,因而也就不可能有人掌握《格萨尔》的全貌。即使这样,人们听到或看到一部分《格萨尔》之后,也都公认《格萨尔》是藏族文学的顶峰,公认《格萨尔》可以列为世界文学之林的名著。所以,这部伟大的英雄史诗,不仅是藏族广大人民最可宝贵的精神食粮,起着历史教科书的某种作用,而且也给了藏族其他形式的民间文学作品以很大的影响。例如,在《今天是正月十五日》①这首民歌中,就有“剪羊毛的人是格萨尔王,助手就是王妃辛姜珠姆”的句子,把格萨尔夫妇当做美好的形象加以热烈歌颂;在民间故事《七兄弟星》②中,把首先在高原修建房子的七兄弟,说是格萨王招聘来的能人。更为令人注目的是,《格萨尔》的许多精彩片断,几乎都变成了藏族人民爱说的故事,足见《格萨尔》在藏族文学领域早已是一种无形的榜样力量了。但是,在《格萨尔》问世以后的几百年间,当权的统治阶级对劳动人民文学采取歧视的态度,没有给《格萨尔》以公正的待遇和地位,致使这一光彩夺目的文学巨著来能同其他名家作品并驾齐驱,这不能不引为最大的憾事。

    今天,藏族人民进入了社会主义时代,藏族文学开始了社会主义文学新纪元,在这重要的历史关头,国家提出了全面搜集、整理、出版、研究《格萨尔》的计划,无论是艺人口头上的活材料,无论是抄印成书的定本,无论是洋洋大观的长篇,无论是某个故事的片断,无论是普遍流传的重要卷帙,无论是个别地区的独特章节,凡是属,于《格萨尔》的作品,都要有计划地集中起来,认真地加以整理、翻译,分别用藏、汉两种文字出版,不用很久的时间,《格萨尔》这串蕴藏在藏族人民当中的文学明珠,将一本一本地送到读者手中,这虽然是一丛迟开的藏族文学红花,但它今天和藏族社会主义新文学一起在藏族文坛上开放,它就必然起到促进藏族当代文学发展的历史作用,应该说这是藏族文学史上一件值得庆贺的大事。
编辑:杰青